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Z嗨生活 >十年也是中国的敏感词 >
十年也是中国的敏感词
2020-06-20 / Z嗨生活 / 913浏览量 /评论数 78

中国为了强化网路监控,不断扩充封锁与审查特定的词彙;2015年下旬,美国《华尔街日报》报导中国已经和美国网路公司(XYZ.com)合作,提供一份1.2万个敏感词名单给该公司,在全球特定网域中封锁中国指定的敏感词。

中国封锁敏感词的手法日新月异,中国网路审查除了直接封锁禁止的网站外,也封锁涉及敏感字眼的文章;例如,「经济成长率6.4%」可能就无法贴上网路。此外,中国也曾将敏感词字眼用「敏感词」代替;譬如,2010年2月27日,温家宝接受中国政府网和新华网专访和网友交流时强调:「只有民主才不会人亡政息」,结果在某些网站上竟然变成:「只有敏感词才不会人亡政息」。

因为敏感词实在太敏感,原来以为中国认定的敏感词,应是与政治有高度相关的词彙,例如民主、民主党、台独、藏独、雪山狮子、FreeTibet、北京之春、中国之春、茉莉、维权人士、维权律师、六四(甚至6.4),以及与六四有关的坦克人等等;如今,「十年」也成为中国认定的敏感词。

十年也是中国的敏感词

2016年第35届香港金像奖的最佳电影由宣扬港独精神、批判一国两制的《十年》获得。《十年》係由五则故事构成,其中,郭臻导演的《浮瓜》描写中国政府为了在香港推行国家安全法,自导自演刺杀议员的恐怖攻击。黄飞鹏导演的《冬蝉》係描述一对恋人无力抗争拆迁,只好将消失的一切製成标本。欧文杰导演的《方言》则是描写计程车司机不会讲普通话遭歧视,藉此哀悼香港本土语言遭到鄙视。周冠威导演的《自焚者》描写追求港独者认为英国有责任帮香港人讨回公道,抗议人士在英国驻香港领事馆自焚,希望能够换取港人的自觉。伍嘉良导演的《本地蛋》则以香港本地鸡蛋农场的生存比喻香港本土价值的消逝,不过,此时的香港孩童却变身红卫兵,检举批斗不应该存在的香港旧文化等等。

《十年》电影内容描述香港的民主、人权、言论自由、本土文化遭到侵蚀的状况,也隐含着香港独立与自决的话题,预言十年后,即2025年的香港现状。这部属于香港人的电影,从2015年12月17日起,最初只在百老汇电影中心上映,因为反应热烈,才获得其他戏院青睐,目前更在香港许多社区与学校直播。

不过,因为《十年》强烈批判「一国两制」已死,中国政府因此强烈压制这部电影。邓小平在1980年代初期提出香港澳门实施「一国两制」,其初衷是希望港澳成为一国两制示範单位,除了国防与外交之外,不干涉港澳的事务,希望藉此让台湾人安心,进而完成「一国两制统一台湾」。不过,中国在香港实施一国两制已经超过18年,香港一国两制的惨状经验,台湾人完全看在眼里。

无视于香港人对《十年》反应热烈,中国继续全面封杀《十年》;这也导致中国媒体在报导2016年香港金像奖获奖名单时,独漏「最佳电影」这一项。同时,媒体、网站也不能出现《十年》获颁香港金像奖最佳影片奖的相关画面。此外,隶属于《人民日报》的《环球时报》也曾经以社论抨击《十年》片是吓唬香港社会的思想病毒。

一夕间,「十年」这个词不仅是中国官方的敏感词,也成为亲北京的香港媒体与香港艺人与大老闆的敏感词,纷纷向中国表态。亲北京的香港媒体指出《十年》不够格得奖,挺北京立场的香港艺人也公开否定《十年》,例如尔冬陞、黄百鸣等人;寰亚电影老闆林建岳甚至认为《十年》得奖是香港电影界的不幸,直指「《十年》成为最佳电影对电影人不公平,是政治绑架了专业,将电影评奖活动政治化了。」

历史的演变,总是令人意外。十年前,2005年中国针对台湾通过反分裂法时,台湾人在香港人面前谈台独,大概会遭到香港人唾弃与辱骂。十年后,也就是电影描写的2025年,香港人在台湾人面前谈港独,或许还希望台湾人声援与支持。

其实,台湾与香港对「祖国」都曾经期待过;然而,中国国民党让台湾人看清「祖国」的模样;同样地,中国共产党则是让香港人认清「祖国」的本质。「十年」成为中国的敏感词,不仅证明一国两制的失败,同时也证明中国的承诺都是谎言。